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金融强监管下的弱微调

2019-03-13 18:31:09

金融强监管下的弱微调

5月4日,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对商业银行的大额风险暴露提出了全面、统一的监管标准,此举将有效防控银行业授信集中度风险,抑制同业乱象。

表内外统一监管标准

目前,中国对集中度风险的监管要求散落于《商业银行法》、《商业银行集团客户授信业务风险管理指引》等法律法规中,尚未出台统一、规范的大额风险暴露监管规则。一直以来,国内银行业客户授信方式多样化,不仅通过表内的信贷来为客户融资,同时也在通过表内的非信贷、表外融资方式为客户融资。表内非信贷、表外融资都没有资本金和拨备上的监管约束和要求,存在较大的风险敞口,表内非信贷、表外融资成为躲避监管要求的主要途径。《管理办法》对于抑制金融风险积累具有重要作用,也是“影子银行”体系治理中一项重要的政策。

早在1月初,原银监会即发布了《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之后,由于农村中小银行的风险暴露管理和监测相对薄弱,在3月底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大额风险监测和防控的通知》,使得大额风险暴露监管新规优先在农商行落地,其达标时间为2018年6月底,主要的创新点是增加了“匿名客户风险暴露”监管指标,对不能穿透的信托、委外、券商资管计划等,也实行限额监管,其总额不能超过农商行一级资本15%。

此次《管理办法》明确了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的监管标准,规定了风险暴露计算范围和方法,从组织架构、管理制度、内部限额、信息系统等方面对商业银行强化大额风险管控提出了具体要求,并明确了监管部门可以采取的监管措施。

对非同业单一客户,《管理办法》重申了《商业银行法》贷款不超过资本10%的要求,同时规定包括贷款在内的所有信用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的15%。对非同业关联客户,《管理办法》规定其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的20%。相较于现行的《商业银行集团客户授信业务风险管理指引》的规定“集团客户授信余额不得超过银行资本的15%”,《管理办法》对关联客户风险暴露监管要求有所放松。对于同业客户,《管理办法》按照巴塞尔委员会监管要求规定其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的25%。

从监管测算的结果来看,对于同业客户风险暴露监管要求,绝大部分银行已经能够达标。但对同业客户的监管要求,目前仍有部分银行未达标,对此,《管理办法》设立了3年过渡期安排,可在过渡期内逐步调整到位。

《管理办法》除了规定大额风险暴露量化监管标准外,还针对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提出了四个方面的要求,以实现信用风险全口径管理。通过一整套安排和要求,《管理办法》的出台有助于推动商业银行提升集中度风险管理水平,降低客户授信集中度,有效防控系统性风险。同时,减少银行借助表外融资规避监管要求、借助非信贷资产来躲避信贷额度的行为,减少监管套利的行为,从整体上控制银行体系承担的信用风险。

监管渐露放松迹象

值得注意的是,与《征求意见稿》相比,《管理办法》在监管要求上有了明显的放松。

《管理办法》细化了资管产品或ABS形成的特定风险暴露交易对手的确定,减少纳入“匿名客户”名下的“风险暴露敞口”。而《征求意见稿》仅鼓励使用穿透办法,将两类产品基础资产的最终债务人作为交易对手,而正式文件新增了对风险暴露小于一级资本净额0.15%的基础资产,在无监管套利的情况下可以不适用穿透办法,仅将产品本身作为交易对手。

对确实无法进行穿透管理的产品,《征求意见稿》需要将其设置成“匿名客户”作为交易对手,而正式文件更加细化,区分了投资金额是否高于一级资本净额的0.15%。若高于或等于则全部归成“匿名客户”做交易对手;若低于则可以以产品本身作为交易对手。

实际上,交易对手是“匿名客户”或“非同业单一客户”在监管标准上并无区别,都是一级资本15%。但由于“匿名客户”是唯一的,所有以“匿名客户”为交易对手的资产使用同一的风险暴露限额。由此可见,《管理办法》通过允许分散投资笔数明显放宽了投资额度。

若某银行有100亿元的一级资本净额,15亿元的匿名客户风险暴露则刚刚满足监管要求,但若这15亿元资产能够分散成101份,每一笔不高于一级资本净额的0.15%,则每一笔均是以“非同业单一客户”为交易对手,每一笔的风险暴露都将大幅低于监管要求。通过分散的方式不仅符合《管理办法》抑制“过度集中风险”的初衷,同时更具操作性。

《管理办法》新增第四十五条“商业银行对匿名客户的风险暴露应于2019年12月31日前达到本办法规定的大额风险暴露监管要求。”《征求意见稿》并未单独给匿名客户设立达标期限,统一为2018年年底。因此,《管理办法》相当于进一步延长了对匿名客户风险暴露的达标期限要求,使得商业银行能够更从容地对相应资产进行处理(压降或分散投资),从而减少对市场的冲击。

《管理办法》新增第四十三条“非同业集团客户成员包括金融机构的,商业银行对该集团客户的风险暴露限额适用本办法第九条规定”。第九条规定了对同业客户使用25%的监管要求,而非同业集团客户为20%,因此,《管理办法》新增该条规定,对含金融机构的非同业集团客户(如含财务公司的企业)的风险暴露管理要求实际上是降低的。

总体来看,《管理办法》要好于市场预期,对银行的监管要求在适度放宽,便利调整。从政策内容来看,《管理办法》较《征求意见稿》有所放宽,主要体现为延长了过渡期,同时匿名客户认定较以前也有放宽。

从这个角度进行分析,金融严监管力度在减轻,虽然后续监管政策仍会公布,但力度会逐渐减轻,波及面会缩小。在加强监管的前提下,管理层也在酌情考虑减轻银行调整的压力

金融强监管下的弱微调

,减弱了资产端调整对二级市场可能带来的负面冲击。因此,虽然金融严监管的政策会按照计划落地,但是政策力度在减轻,波及面在缩窄,金融监管的力度不会比之前市场预期的更加严厉。

中信建投认为,随着资管新规的正式落地,《管理办法》对银行股的意义在于,经过前期的调整后,银行股目前已经进入价值投资区域,整体来看,政策红利尤其是监管放松叠加估值优势,趋势向上。监管放松主要表现为在妥善处置存量非标的前提下,兼顾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冲击。

而降低无风险利率水平将提升银行股估值。自5月1日后,银行新发理财产品均为净值型,打破刚兑后的理财产品收益率不能再被视为无风险利率。如果10年期国债收益率被视为无风险利率,其低于理财收益率,自然可提升估值,而且会部分抵消掉经济预期不好带来的风险溢价的提升。

随着银行表内扩展成为信用扩张的主力,后续继续降准成为大概率事件。强监管的核心目标去“影子银行”,具体政策包括禁资金池、禁期限错配、限非标、禁多层嵌套等。随着银行理财类“影子银行”属性的消除,其将回归资产管理的本源。因此,缺失的信用创造能力将回归表内,银行表内扩张能力将会提高,降准释放流动性就成为必备要件。

之前降准100BP释放了约1.3万亿元流动性,其中,9000亿元置换MLF,4000亿元为新增流动性,这将增厚银行业的净利润,按趋势分析年内仍会降准。

总体来看,《管理办法》对中小银行的影响较大。大行的一级资本净额相对充裕,中小行一级资本净额的绝对数额较低,且投资资产、同业资产投资规模较大,或将面临一定的调整压力。

《管理办法》使得同业业务“受限”,但3年过渡期设置可大幅缓冲调整压力。相比此前的“127号文”,《管理办法》提高了银行对单个同业客户风险暴露的监管要求,与当前治理同业乱象的政策导向一致。前期依靠同业业务迅速扩张的中小行,在业务调整上或面临压力;但考虑到3年的过渡期,预计短期冲击有限。

从《管理办法》的约束条款来看,基本都与银行的一级资本净额挂钩。除盈利内生补充以外,可通过再融资的方式补充一级资本的工具有优先股、可转债、增发等,但由于增发受到银行股估值、以及距上次增发时间间隔超过18个月的要求等限制因素,随着一级资本约束力的加强,优先股、可转债等再融资方式或更受欢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