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铁路系统再现腐败案成绵乐客专副总接受调查

2018-12-17 17:09:41

铁路系统再现腐败案:成绵乐客专副总接受调查

成绵乐客专副总“接受调查”

何志勇恐怕见不到自己参与设计建设的高铁开通运营了。

21世纪经济报道从铁路系统获悉,成绵乐客专公司副总经理何志勇已经于日前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

21世纪经济报道拨打何志勇的,其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成绵乐公司内部一位中层管理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公司内部已经有文件传达了何志勇的情况,文件称何志勇涉嫌贪污、受贿和挪用公款等,公司领导表示全公司上下都要配合纪检部门和检察机关进行案件的调查工作。

另据消息称,成都铁路局已经给处级以上干部通报了此事,目前成绵乐客专项目仍在正常施工,进度没有受到明显影响。

消息人士还称,随着调查的深入,不排除还会有其他铁路系统人员牵涉到此案之中。

何志勇其人其事

何志勇何许人也?

公开履历显示,何1971年出生,四川本地人,就读于四川交通大学,学的是隧道专业,毕业后进入铁路设计院,并先后参与襄渝铁路电气化改造、襄渝铁路二线、成都动车所、成绵乐客专、成兰铁路、西成客专等项目的技术和行政管理工作

铁路系统再现腐败案成绵乐客专副总接受调查

接触过何志勇的人表示此人技术能力颇强,在业内的人缘也还不错,在出事前,何身兼成绵乐客专公司副总经理和西成客专四川段建设指挥部指挥长。

何志勇还获得过2010年度的茅以升铁道工程师(客运专线)奖,该年共有18人获得该奖,获奖者来自于全国各个客专公司,何是以成绵乐客专公司技术人员的身份获奖的。

何志勇的“出事”,也使其所在的成绵乐客专公司再次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

成绵乐客运专线项目系根据发改委“发改交运【2008】2209 号”文件批准建设的连接成都、绵阳、乐山的城际客运专线。项目总投资392 亿元,建设内容为新建铁路线路约320 公里,速度目标值350 公里/小时,成都境内约82 公里,工期4 年,项目业主为成绵乐客专公司。

该项目采用合资模式,资本金占总投资的50%计196 亿元,资本金部分铁道部和地方各承担50%计98 亿元,为此,项目涉及5 个地级市共同出资(成都26%、绵阳18%、德阳20%、眉山17%、乐山19%,股比按各市境内线路长度分摊)成立四川兴蜀铁路投资有限公司,由该公司作为地方投资平台与铁道部合资成立成绵乐客专公司,同时负责筹集拨付地方承担的98 亿元资本金。成都市负责其中 25.5 亿元投资任务,其中35%即8.92 亿元由交投集团负责投资,交投集团该部分投资金额中有3 亿元来自于政府财政划拨。

成绵乐客专自开工建设以来,就一直饱受“招投标腐败”和“征地拆迁违法”等问题的困扰。

一位铁路行业人士表示,何志勇的出事可能是被征地拆迁腐败牵涉进来的,不过该人士表示这也只是传闻,最终的结论要等纪检部门的调查结果。

2012年3月25日,成绵乐客专位于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平政十社村的拆迁区发生了一起在当地颇为轰动的暴力打砸事件。

据当地媒体报道,当天位于平政汽车站西侧的政虹顺达屠宰场、政虹汽修厂、政虹旅馆(以下简称政虹企业,所在土地刚好位于成绵乐高铁建设的拆迁范围)被平政十社村民砸成废墟。政虹企业是租用村里的土地进行商业运营的,并与村集体签订了土地租用合同。

打砸事件之后,绵阳市涪城区城郊乡平政村十社和政虹企业签订了一份《解除〈土地租用合同〉协议》,甲方平政十社以500万元一次性补偿乙方政虹企业租用甲方土地范围内的临时建筑物、构筑物、机械机器设备、供电供水设施。该协议约定,乙方不再对原《土地租用合同》以及纠纷损失主张经济的、民事的、法律的权利。

不过政虹企业法定代表人罗显书表示这是一份城下之盟,协议上的字非他本人所签,手印也是被人强行按的。500万元的赔偿款也仅是他实际资产的九牛一毛。

在该协议签署后不久,成绵乐客专公司陪给了平政村十社1500万元的征地补偿款,而在此前,成绵乐客专公司曾经跟政虹企业有多次接触,明确表示要赔偿政虹企业,但在此之后,客专公司方面就明确表示,征地拆迁款已经一次性赔给村集体,政虹企业如有疑问可以找村集体,客专公司和政虹企业不再成为谈判对手。

上述人士表示,成绵乐客专征地拆迁赔偿的情况,上面的案例只是一个缩影,成绵乐客专公司相关负责人李清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成绵乐客专在绵阳一地的拆迁款就达40多亿。“巨额的赔偿款是否都如数给了征地拆迁对象?”该人士疑问。不过这个说法未得到官方证明。

招标过程有猫腻?

除土地问题之外,成绵乐客专的招投标也是猫腻重重。

2013年10月,《时代周报》报道成绵乐客专声屏障招标出现违规现象。该报道称,在通透板声屏障的材料招标过程中,成绵乐客专违反招标程序,擅自降低招标门槛和安全标准,以达到让自己内定的企业成都亚克力板业有限公司(下称“成都亚克力”)中标的目的,而该企业并不具备相关资质和生产经验。这为成绵乐专线通车埋下不可预知的安全隐患;此外,招标涉嫌利益输送,使潜在的2300万元左右的工程投标方废标,而高出500万元的成都亚克力却意外入围,此举或将导致国有资产流失。

不过,成都亚力克公司一位前高管1月2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否认了上述情况。他表示,亚力克在2012年的资本金已经达到5000万元,且其产品已经在京沪高铁和成灌高铁的部分标段有所运用。该人士表示,声屏障的招标并未有设定是否打包统一招标,是否分包招标需要看具体的建设要求。

不久前,成绵乐客专在旅服系统招标方面也被爆出有涉嫌违规现象。成绵乐公司在2013年4月份发布招标公告,该公告中有一条规定:申请人拟提供本招标项目的系统集成平台软件须符合《铁道部关于进一步加强铁路旅客服务系统建设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该通知要求旅服系统集中管理平台必须使用原铁道部具有知识产权的统一应用软件,业内人士称,这一条“莫名其妙”的条款或实际上是为一家叫易程科技的公司“量身定做”的。

而成绵乐客专旅服系统最终招标结果,正是易程科技中标。业内人士称,易程科技在该招标项目的主要物资——自动检票机的每通道中标价格为33万元左右,而该物资实际价格要远远低于易程报价。

一位供应商表示,目前应用在地铁里的进站自动检票机单通道价格约5万-6万元,出站自动检票机约6万-7万元,宽通道自动检票机约8万-9万元。而国铁检票机价格却是地铁检票机价格的3到4倍,他说,目前国铁招标的自动检票机价格基本都在20万元以上。

在宁波站改工程的客服系统招标中,易程科技在自动检票机上的报价是每台26.5万元,自动售票机(全功能)的报价为26.5万元,自动售票机(非现金)为22.5万元。

可资对比的是,在宁波站该客服系统投标的7家公司中,报价最低的是太极公司,其自动检票机的报价为12.45万元。业界表示太极的报价是比较接近于该机器的实际价格的。

“易程最终在成绵乐项目中又把价格提高到33万左右,不排除是通过某些手段排除了竞争对手,跟采购方达成某种交易才能实现,否则这是不可想象的。”行业人士称。

(:DF0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