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银行

百度走了太多弯路终于找到了出路

2018-08-19 19:45:25

百度走了太多弯路,终于找到了出路。

未来的百度将专注于两件事,一是移动端信息流战争,二是人工智能落地。并围绕搜索业务做减法,控制成本、砍掉医疗现金流业务。百度终于开始像一家技术驱动型公司一样去思考,走了太多弯路,终于找到了出路。

文/顾天杰

尽管李彦宏在北京五环被交警开了一张罚单,但跌入谷底的百度已经爬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7月28日,百度公布2017年二季报,实现营收208.7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4.3%,净利润44.1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82.9%,股价当天上涨9.45%,第二天续涨2.89%,收报226.350美元,尽管随后有所回撤,但距离2014年11月创下的251.99美元高位已经不远。

中国互联界有三座大山,腾讯的产品、阿里的运营和百度的技术。腾讯和阿里的价值已经充分验证,目前分别相当于0.78个Facebook和0.82个亚马逊,但百度在过去一年一直被唱衰,甚至有京东取代百度的说法出现。

实际上,百度默默发力已经很久了,营收质量在上升。

财报数据显示,二季度百度络营销广告营收为人民币178.83亿元,同比增长5.6%

百度走了太多弯路终于找到了出路

。二季度活跃客户数约为47万家,同比下滑20.9%。其第二季度来自每位客户的平均营收约为3.75万,比2016年同期增长32.0%。

如果只看广告收入,百度一、二季度基本没有变化。但二季度加强对营销客户资质的审核,造成客户数量下降,单个用户的净利润却大幅上升,一正一负基本冲抵。

真正帮助百度扭转劣势的功臣有两个,一是资讯流,二是人工智能。

百度投入AI研发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包括在美国硅谷、北京等地筹建AI和大数据实验室,招揽谷歌人工智能专家吴恩达,扩大研发人员团队,自2010年以来已经积累超过1500项人工智能专利。2016年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不惜亲自站台,放出人工智能是互联的下一幕的豪言壮语。

光有技术积累是不够的,吴恩达最终离职,随之而来的是实战派的陆奇加盟百度,百度得以将多年的技术积累变现成现金流。

陆奇雷厉风行的改革,甚至引起百度内部的不满,大批高管离职。

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履新四个月,陆奇第一刀砍向百度医疗事业部。莆田系和魏则西事件,这一部门曾是拖累口碑信誉的罪魁祸首,但这一刀下去也是自损八百的险招,等于杀死百度的重要现金牛之一。

其他的减法工程包括贱卖游戏业务。随后,陆奇将所有资源都投入到AI上,将L4自动驾驶事业部、L3智能汽车事业部、车联重组成智能驾驶事业群,亲自担任负责人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资讯流的变现最终归功于百度AI的精准算法。你搜索了西游记,以后推送的都是二师兄。

凭借着百度AI构建的广告引擎 Intent Engine,其资讯流产品实现lookalike投放点击率提升48%,投放量增长10倍。百度资讯流在降低流量成本的同时,获得3000万的日收入。一天3000万,快,扶我走一走。

搜索+推荐资讯流

除了上述提到的Intent Engine,百度还有DuerOS和Apollo两个杀手锏。

DuerOS是基于语音识别的系统,在中文语音识别上已是世界一流,MIT评选的2016年十大科技,百度语音识别是中国唯一入选的项目,识别率甚至超过人类。DuerOS则瞄准语音交互,比如最近大热的智能音箱,以及各种依靠语音替代遥控器的家电。

Apollo是百度无人驾驶开发计划的代号,百度掌握高精度3D地图,图像识别等无人驾驶核心技术,几乎等同于无人驾驶汽车界的苹果、安卓系统。DuerOS和Apollo两大平台已全面开放60项AI核心能力。

为了能够让数据更好地流通,DuerOS甚至还联合ARM、紫光展锐和汉枫发布适合百度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的芯片。如果这两大基础系统能够成型,百度无疑掌握了最大流量的物联入口。

喂,贾老板,你的汽车在这儿呐。

百度发家于1995到2005年间,当时正值中国PC互联崛起。长期以来,无论是百度自己还是围观群众,都认为只能靠搜索广告得到收入。

在PC时代,搜索引擎几乎是唯一的信息入口。百度以几乎垄断的优势,持续十几年获得了稳定的收益。躺着赚钱时间一长,危机感就少了。到了移动互联时代,入口被分化。PC时代百度只需要和搜索引擎、门户站竞争,移动互联时代,百度要和所有互联公司竞争,比如今日头条、微博和公众号,甚至直播APP。

过去三年,百度经历了多次大大小小的公共舆论事件,百度的应对是手忙脚乱,李彦宏都走下了神坛。

对于安逸了太久百度,这次重击反而是机会,让它重新定义自己、重建整个公司的边界,不破不立嘛,否则,难道还靠莆田系的广告赚钱。

重建的核心是意识和想法的改变,即冲破规则、习惯和认知。

百度选择了围绕搜索业务做减法,控制成本和砍掉医疗现金流业务。但李彦宏同时通过资讯流来扩大移动时代的信息入口,开发DuerOS和Apollo,越来越开放和用心地服务开发者。百度最终选择了真正地向一家技术驱动型公司一样去思考,走了太多的岔路,终于走回来了。

当巨头都越来越封闭,不作恶的谷歌都开始转向政治正确,希望将流量、用户、内容都放在自家生态链的时候,开放的百度或许能成为新的挑战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